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真相,高人
    我当即一怔,但是山羊胡子宫叔却依然镇定,像是根本不觉得奇怪,又说:“是否活人入棺,被钉在棺材里,而且用铁链横亘七圈,又以石磨沉入水底?”

     “是,宫叔。”林铃微微低着头,声音有些发颤。

     我却已经忍不住了,说:“你们在说什么,谁会这样对沐姐姐,他到底要干什么?”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沐姐姐居然被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杀死。

     小时候,沐姐姐虽然泼辣顽皮,像个男孩一样,但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坏事,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被人这样残害。

     宫叔却抬手按住我的肩膀,说:“看来,我没有估错,这是梅山教沉尸锁魂的法子,你们也没有估错,林家大囡囡,确实已经被人控制咗了。”

     他挣扎着站起来,行动有些艰难,又说:“而且,老林,可能也被那个人夺舍了。”

     “夺舍?!”我惊呼一声,这个词,我在电影里听到过,但从来不曾在现实中听人说起。

     “你还记不记得,你第一天回村子里的时候,是边个把你钉在棺材里,丢进娃娃沟的?”宫叔冷冷望着我,问。

     我倒抽一口凉气,说:“是……是林叔……”

     “这便对咗了……”宫叔依然在咳嗽,断断续续的说,“那个人夺舍了你父亲,这几年一直在布局,只是我搞不明白,他费事把谢家细佬引回来干什么,还给他上这么恶毒的道法……”

     可宫叔的话还没说完,林铃却摇头,说:“不,不可能的,我爸的尸身,是我亲自火化的。”

     我彻底呆住了,我怎么都想不到,小时候那个乖巧文静的小女孩林铃,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冷静,火化尸体,就算是换了一般的成年人,也会感到害怕,她居然敢亲自火化自己的父亲,而且现在说出来,还面不改色。

     这些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宫叔的表情却是一变,说:“那就更糟了,没有尸身,他却还能化成你父亲的样貌害人,这人的神通,我怕也不是对手。”

     我顿时如堕冰窟,这几天所有的诡异事情,都是宫叔帮我挡着,可现在宫叔也没办法,那我不是必死无疑了?

     但宫叔,却转身看着我,说:“你们,怕是要赶紧跑一趟省城,去见一个人,请他来帮忙。”

     省城?那就是我读大学的地方,我对那里非常熟。

     宫叔又看着林铃,说:“好囡囡,我看你也是行内人,这一趟,你可以照顾他。”

     “我知道,我绝对不会让天望哥哥受一点伤!”林铃抬起头,盯着我,说。

     我心里一阵温暖,却又一阵愧疚,不由得低下头,宫叔则继续说:“你们到省城新湾小区18号,找云大师。”

     我听了,不由得问:“那宫叔,你怎么办……”

     “细佬心地好。”宫叔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宫叔得留下来,那人还在村里,我不和他周旋,边个来保护村里人的安全,还有,这短时间里,我一定要让大壮那帮人,把当年的事讲清楚。”

     我最终点了点头,说实话,我不想死。

     虽然家里的亲人感情不深,但我也不想他们受到伤害。

     更何况,那个伤人的,害了我最喜欢的沐姐姐。

     宫叔让我们连夜就离开村子,半个月内必须回来。他说,有朱砂和符灰压制怨气,我暂时不会有事,但无论是他还是我,都未必能坚持半个月以上。

     临走,林铃向宫叔鞠了一躬,说:“宫叔,还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宫叔点了点头,说:“我知,我不会伤你家姐。”

     说了这话,林铃似乎放下心来,拉着我立刻离开,这个时候的她,身上还是特别冰冷,没有一点体温,让我感到有些莫名的不安。

     出了村子,我们摸着黑,走了好几里地的山路,这才到了离村子最近的班车站。这一路上,倒也没再发生什么怪事。我们在班车站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才坐早班车离开,林铃一直和我保持着距离,到不是别的什么,而是因为她的身上非常冷,似乎她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尽量不靠近我的身躯。

     我一直很是不安,上车之后,我终于按捺不住,问:“铃妹妹,你和沐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铃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说:“是大壮,他一直对姐姐有意思,但姐姐很讨厌他。你走的那几年,私底下,他威逼利诱的手段都用尽了。其实这些年,我爸几乎每月初一十五,都会到娃娃沟旁边烧香祭拜,他说这是咱们村人先辈做的孽,咱们得还。但你也知道,村里人,对待这种事,是绝对禁忌的,何况他们早就认定我们家人都是灾星了……这件事被大壮他们知道以后,他就拿这个威逼姐姐,想和她发生关系,如果不从,他就让全村人知道这事,把我们家人赶出村去。”

     我紧握着拳头,心说当初就不该让宫叔救老村长,他们一家畜生,死绝了才好。我咬牙问:“沐姐姐呢,她不会……”

     “当然没有,沐姐姐是什么性格,你也知道,大壮不但没讨到便宜,还被沐姐姐砸了一板砖。”林铃说。

     我心里暗叫砸的好,但深知,这可能就是林家家破人亡的原因。

     果然,林铃接着说:“就在那之后的第二天,老村长就纠集了一帮人,要赶我们离开,原本我们誓死不走,这里是我们的家,我们凭什么走?可谁知道,闹了几天之后,我们本以为一切都过去了,却发生了,那件事……”

     “到底出了什么事?”我瞪眼问。

     林铃说:“那天,是沐姐姐十八岁的生日,她对我说,她想去娃娃沟看看,说如果到了天黑她还没回来,就去娃娃沟找她。”

     我心头一紧。

     林铃轻轻摇了摇头,说:“她真的没有回来,而我莫名其妙的在家里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后山林子里了。”

     “什么,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我再次发问的时候,林铃却似乎不肯再说,只是叹了口气,说:“我现在能对你说的,就只有这些,天望哥哥,你信我的话,就和我一起救出姐姐,到时候,一切就清楚了。”

     我点了点头,事到如今,我只能相信她了,更何况,我不仅仅是要救人,更是要自救,这个时候,我已经感到肋下的黑斑开始隐隐作痛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心理作用。

     大概到了第二天下午,我们才到省城的车站,我们甚至没有做片刻的停留,就直接赶去了宫叔给的地址所在。到那儿我才发现,这地方居然是个别墅区,都是独门独院的小房子,来到新湾小区18号门前的时候,我有些愕然,因为,这别墅的门居然是虚掩着的。

     我不敢直接闯进去,但按了好几回门铃,都没人应答。

     顿时,我感到有些不安,看了看身边的林铃。她一把拉住我的手,忽然,从上衣兜里摸出一张暗黄色的纸来,说:“天望哥哥,别怕,跟紧我,不会有事!”说完,就和我一道进了那别墅。

     别墅大厅里拉着窗帘,四周有些昏暗,然而,在走进去的一刻,我就听见,不远处的房间里,传出来一阵阵低低的喘息声,在黑暗之中,这声音让人汗毛倒立。

     我壮着胆子,大声问:“打扰了!云大师在吗?这里是云大师家吗?”

     而这一刻,那房间的门,忽然缓缓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