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沐姐姐,在我身体里
    云飞扬一句话也没有说,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从他的表情里,我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咬着牙,握着拳,说:“凶手呢,他怎么样了,你把他干掉了吗?”

     云飞扬摇了摇头,说:“我能跑出来已经是万幸了。”

     “你也打不过他?你不是大师吗?你不是单手就能灭了那些厉鬼吗?”我咬牙切齿的说。

     我这个时候心已经全乱了,扭头又指着那个女人,说:“她,还有她,杀了她,她刚才,把沐姐姐……“

     “你冷静点!”云飞扬拽住我,沉声说。

     我死死盯着那女人,那女人,这一刻,却开始上下打量我,一会儿,说:“这人你认识?”

     云飞扬回过头。

     她又说:“这人不是梅山教的信徒,为什么会驱纵厉鬼?他道行虽然地位,但身上附着的契魂,可已经有数年道行了。”

     “进屋再说!”云飞扬冷声说,那女人居然也不怀疑反对,转身进了屋,我也被云飞扬拉着,进了旅馆内,云飞扬把我推到沙发上,一屁股坐在我身边,点了支烟,狠狠抽了一口。吐着烟圈,说:“你也不问问我,到底经历了什么,差点儿,我可就见不到你了。”

     那女人一边伸手在鼻子前扇,一边说:“说过多少次了,别在我这抽烟。你身上阴气那么重,肯定是办大案子去了,你这不好好的,没死么?我还用为你担心?”

     云飞扬重重叹了口气,说出一个名字:“林永州。”

     这就是林叔的全名,这我是知道的,听到这个名字的刹那,我只感觉浑身一颤,恨意由心底翻腾而起。

     “林永州怎么了?”女人问。

     “细佬宫很可能死在他手上了,他在这小子的家乡布下梅山教的邪术法阵,这小子的父母亲戚全都没了,他自己也受阴气侵蚀。就连我,也差点交代在那破烂法阵里头。”云飞扬咬牙说。

     女人怔住了,过了很久,摇了摇头,说:“所以说,林永州当初,就一直没忘记当年的事,只是假意跟我们和解,却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布局了?”

     云飞扬笑着耸了耸肩,掐灭烟头,双手抱在脑后,说:“他知道自己当初斗不过我们,所以忍了十几年,这下,算是一击翻身了,接下来,大概要开始跟咱们清算了。”

     “细佬宫真的已经死了?”女人又问。

     “凶多吉少。”云飞扬淡淡的说。

     那女人,目光又落到了我身上,说:“你这小子,有点意思,你的身体到底怎么了?”云飞扬望向我,似乎在鼓励我把发生的一切都说出来。这俩都是高人,我已经平静下来许多,知道自己根本斗不过他们,于是简单把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那女人点了点头,但还是满脸疑惑,说:“都说得通,但说不通的一点是,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契魂,如果你不是梅山教鬼道士,以你的道行,根本掌握不了契魂。”

     云飞扬也狐疑的看着我和那女人,说:“小白,你确定他身上有契魂?”

     我被他们说蒙了,什么契魂,什么鬼道士?难道说,他们是在说沐姐姐?

     “我已经把契魂打回他体内,你可以自己检查。”女人说。

     这时候,云飞扬已经把手放在我的脑门上,这个时候,我眉心,细佬宫点的那一点朱砂早就没了,他的手指在我眉心停了一会儿,居然眉目深锁,说:“怎么可能,那个林家的大女儿,跟你出来了?”

     “什么意思?林沐姐姐吗?她不是被控制了吗?什么叫跟我出来了?”我瞪眼问。

     “这小子体内的契魂,是林永州的大女儿?”女人又瞪大了眼睛,说。

     云飞扬微微点了点头,说:“不会错。”

     “呵呵,那这小孩,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接下来,你想怎么办?”女人问。

     云飞扬说:“带他去见师父,现在发生的一切,也必须跟师父说清楚,早做准备。”

     “所以,你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会有今天,才让他跑到这地方来等你?”女人又问。

     云飞扬没有回答,只是站起来,说:“小白,跟我一起走。”说完,又扭头看了看我,示意我跟上。我现在,已经别无所求,只想自救,只想弄清楚这一切到底为什么,我为什么会这么倒霉了。而且,一想到沐姐姐很可能就藏在我体内,我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那女人好像有些不乐意,大声说:“干嘛,凭什么你一句话,我就得跟着你走,每次都这样!”

     云飞扬却依然两手抱在脑后,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样子,说:“爱来不来,你不觉得,你这地方,最近梅山教的人越来越多了,你杀得了十个,你杀得了二十个,三十个么?”说完,他自顾自的钻进了车里,把我拉到副驾驶上,过了一会儿,那叫小白的女人,居然还是上了车,从后视镜里,我发现,那女人满脸不高兴,噘着嘴,居然有些小女生的姿态,和刚才那副犀利凶煞的模样完全不同。

     云飞扬很快发动了车,一路朝省城的方向开去,我浑身就像是要散架了一样,闭着眼,一言不发,迷迷糊糊,听着云飞扬和小白的对话。

     他们好像都是三清道的弟子,这个民间教派,像是和梅山教有什么恩怨,那一切都和林叔有关。

     他们像是要带我去见一个叫长明的老道长,不仅仅是治病,还要搞清楚我身体到底怎么了。

     我依稀听到,他们好像在说,我这身体会莫名其妙的吸收怨气,先前在家乡,云飞扬让我和林铃吞下他的鲜血糅合的符灰,为的是封一部分阴气在我们体内,使得内外平衡,外部的阴气阵法的力量,不至于把我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可是,我体内被封好的阴气却自己散溢出来,侵入我的体内。

     这一点,是他们俩也从未遇到过的。

     另外,沐姐姐原本被林叔利用控制,成为了他的契魂,现在却突然附在了我身上,也让他们感到惊讶。

     我听着他们的对话,脑子里越来越乱,终于还是太累,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却是被一阵怪味给熏醒的,睁开眼睛,我发现,我的周围,是一座座堆积的垃圾山。云飞扬的车,居然开进了垃圾场里头,我眺望远处的楼房,确定这地方应该是回到了省城。

     可他来省城的垃圾场干什么?

     没多久,车就停在垃圾场后的一座宿舍楼前头,那宿舍楼已经非常破旧了,但这里的空气,好歹比垃圾场让人觉得好受些。

     接着,我就被拽下了车,昏昏沉沉的站在楼下,云飞扬仰着头,对着楼上就肆无忌惮的大喊:“师父!是我,徒儿来看你了。”

     “吵吵嚷嚷的干什么,你师父没聋!”一声喝骂,那宿舍楼楼道里,一个穿着背心短裤,拿着不锈钢茶杯,穿着人字拖,一副八十年代看门大爷模样的谢顶老头,就背着一只手,缓步走了下来。那老头身子很瘦,背微驼,一双眼睛却很锐利,让人有些不敢直视,他上下打量我们一阵,接着说:“行了,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跟我上来吧。”

     我当时就一怔,心说神了,这个看垃圾场的老头,什么都没问,就知道我们的来意?

     紧接着,我们被打上了楼,那老头把我们带到宿舍楼其中一个房间里,开门的刹那我再次呆住了。

     那房间里,只摆着破旧的木桌椅,和一张床,而那床上躺着的,赫然竟是细佬宫。他脸色惨白,双眼紧闭。

     “宫叔!”我不由得大喊。

     那老头镇定的背着手,淡淡的说:“你们认识这人吧?是一个咱们三清道的女后生送来的,老头子看他还有救,就顺手帮了一把。”

     “女孩?!”我再次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