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反噬
    那相框里,是一家三口的照片,那一男一女,应该就是委托人,可是相片中的夫妇,可不像我们见到的那样,照片里的他们精气神都不错,而且也没那么瘦,那个女的甚至带着几分妩媚,又因为和孩子在一起,流露出几分母性来。

     照片中间的那孩子看起来七八岁,圆脸大眼睛,带着红领巾,一看就是好学生的模样,应该是那种家长们都很喜爱的孩子。

     我当时心里一怔,心说这家人居然还有个孩子,可为啥把三个人的合照放在这凶宅里。

     心里这么想着,我忽然感觉这照片越来越不对劲,尤其是中间那小孩,脸上的微笑,居然越来越让人觉得毛骨悚然,说不出的诡异。

     就在我愣神之间,耳边,又传来一声尖细的笑声,与此同时,相框里的男孩,眼睛居然眨了一下。

     我吓得大叫一声,手里的相框直接扔了出去,“咣当”一声摔在床头柜的一角,玻璃碎了一地。我扭头看着林铃,大声说:“有人,有人,床底下有人,妹妹!”

     可是,这个时候的林铃,却像是完全听不见我说话,盘腿坐在我是中间,闭着眼,一动不动。与此同时,我听见,客厅里的门传来一阵响动,应该是有人开门要进来了!

     我立刻想起之前林铃对我说过的话,无论发生什么,听见什么,都千万不要动。我赶紧绷紧了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仰头望着天花板,但却还是忍不住,时不时瞟一眼门口。

     很快,一个黑影,从门外闪了进来,那个家伙,像是既看不见床上的我,也看不见卧室中间的林铃,径直走入了阵中,但我看的清清楚楚,那家伙,就是今天委托我们来的那个女人。

     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这一切都是个阴谋,那灯芯也是她拔的?我顿时呆住了,她这是为什么?

     下一刻,那女人已经走到门边,手里拿出个一把剪子来,果然,是伸手却减掉灯芯的,一边伸手,她还一边低声说着什么,我依稀听见,她像是在说:“仔仔不急,仔仔不急,妈妈很快就放你出来……”

     可是,正当她把手伸向那油灯的刹那,整个人,突然往后疾退,发出一声惊叫,手里的剪子也扔了出去,我扭头盯着她,只看见,她的手上出现了一道烧伤的痕迹。

     与此同时,她整个人也定在原地,像是在挣扎,但却动不了,她惊叫一声:“阿良,快进来,我动不了了!”

     外头,那妇人的老公居然也冲了进来,可刚一进来,就捂着头跌倒在一边,发出一阵呕吐声响来,就像喝醉了一般。

     这个时候,一直端坐的林铃,慢慢站了起来,平静的说:“叔叔阿姨,真的是你们俩?”

     那两人似乎吓了一跳,这才看见林铃,妇人厉声说:“你!你怎么会在房间里!”

     林铃摇了摇头,说:“这是我该问你们的问题吧,你把我们找来驱鬼,却自己悄悄破阵,到底为了什么?”

     “你,你给我出去,立刻出去!”那妇人歇斯底里的大吼。

     一瞬间,旁观的我,却像是明白了什么,我忍不住立刻起身,捡起地上摔碎的相框,大声问:“是他吗?他是你们的儿子,对吗!”

     那一对夫妇显然一开始也看不见我,这会儿被吓得浑身一抖,妇人回头之间,看见我手里的相框,更是发起疯来,转身就撕吧上来,我也吓得不轻,赶紧退后,把相框递了过去,那妇人一把抢过相框,大吼:“出去,立刻出去,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林铃跨前一步,来到我身边,依然镇定的说:“这房间里的厉鬼,就是你们的孩子,是吗?叔叔阿姨,你们居然积攒阴气,帮你们的孩子修炼?!你们知不知道,这样最终不但不能帮他,还会害了你们自己!”

     “胡说,等攒够了阴气,我的孩子就回来了,他那么可爱,那么优秀,凭什么做孤魂野鬼!”那女人紧紧抱着相框,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发抖,她丈夫也走上前来,抚着她的后背,低声对我们说:“快走吧,别掺和我们的家事了。”

     “可是你的病……”林铃依然不肯放弃,说,“不对,你们中了梅山教的道术,这样下去,你们也会性命不保,而且你们这样的方法,只会害更多人,根本救不了你们的孩子!”

     “你胡说,道长是不会骗我们的!”那女人厉声反驳。

     “道长?!”一瞬间,连我也听明白了。一定是有人故意错误的引导这对夫妻,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为自己的孩子积攒阴气修炼。而那个人,很可能和在我们村子里作祟的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拨人,顿时,我也狠下心来,一定要弄清楚这件事。

     林铃抽出那张她随身携带的黄符纸,指着床下的方向,说:“那孩子在这里,对吧,他的魂魄被缚住了,尸身腐坏,但魂却走不了,我只要一施术,他就会立刻堕入轮回!你们不肯说,我也绝对不能让他继续害人!”这一刻的林铃,完全不像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也一改对我的那种温柔态度,眉宇之间透着说不出的英气。

     我心里顿时一阵佩服。

     那妇人见状,却尖叫起来,他丈夫也立刻站起来,惊恐的摆手,说:“别,千万别,小师父,千万别碰那里。”

     “告诉我你们嘴里的道长是谁。”我趁势问。

     “不知道,我们真不知道,就是一个街头摆摊算命的。”那男人颤声说,“那人很神,什么都算得准,就连我儿子出生和去世的时间都一清二楚,去世的细节,更是说的连我都冷汗直冒……是他,他告诉我们,只要保存孩子的尸身,积攒足够的阴气,他就会回来,复活我们的孩子,所以……”

     “所以你们就信了,但你们知不知道,他的真正目的……”林铃刚要开口解释,忽然,房间里的油灯无风而动,瞬间,居然刷刷刷的灭了三盏,与此同时,我们身后的床下,又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同时,床下还有一阵阵摩擦和皴裂的声音,像是地板随时都要破开似的。

     “糟了!”林铃当即一惊,翻身想要把手里的黄纸甩到床下,可这时候,那个妇人已经冲了上来,这个时候,她看起来比厉鬼还凶狠,一把扯住林铃的手腕,大喊:“不许碰我儿子!我跟你拼了!”我赶紧去帮林铃,想要拉开那个妇人,胸口却结结实实的挨了她丈夫一脚,反倒在床边。

     那妇人的丈夫,居然趁着这机会,捡起了地上的剪刀,朝我们扑过来,一把揪住林铃的衣领,剪刀就要扎过去。

     我急了,连滚打爬的冲上去扳着那男人的手腕,自己的手臂却硬生生被划了一刀,鲜血立刻涌出来。我顾不得那么多,咬牙按着那男人的手臂,可那男人,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挥手,就把我甩在了一边,摔的我眼冒金星。

     场面眼看着就控制不住了,突然,那妇人抱头一阵尖叫,翻身倒在地上,像是无比痛苦,不停的开始打滚,她丈夫立刻慌了神,剪刀也掉在地上,伸手去抱那妇人,可还没接触到妇人的身体,自己也惨叫起来。刹那间,我发现,那两人身上的黑斑,越来越多,已经从身体蔓延到了脖颈,继而长到了脸上,看的我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林铃退了两步,转身问我:“哥哥,你怎么样,你的手……”

     “没事,他们俩怎么了,该怎么办?”我惊魂未定,问。

     “反噬……他们孩子的魂魄,在反噬父母!”林铃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