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局
    林叔背着手,淡淡的说:“你不用着急护着他们,我不会动他们,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我们两个好好叙叙旧。”

     云飞扬眯了眯眼,说:“这个局,你从当初搬来这里的一刻起,就开始布下了。你还是没有忘记当年的事……”

     “可怜你和细佬宫都没看出来,细佬宫在临死前一刻,还从未怀疑过我。”林叔依然背着手,脸上是从容自信的笑。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就是我认识了将近二十年的林叔。

     一旁的林铃,也已经变得失魂落魄,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云飞扬侧脸看着我,说:“你们快走!”说完,忽然拽住我的手臂,把我从地上扯了起来,与此同时,我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我袖口里落了进去,我本能的用手臂夹住那东西,像是一团纸。

     “放他们走!”云飞扬厉声说。

     “放心,我说了不会伤他们,就会说到做到。”说完,林叔居然真的背着手,让到了一边。

     这一刻,我心如死灰,只想着保住自己的命要紧,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挣扎着,赶紧拉起林铃往外走,林铃却踉踉跄跄的,似乎还有一些抗拒,尤其是在到门口的时候,还回头看着林叔,低声说:“爸爸,为什么,你为什么这样对姐姐,为什么这样对我。”

     “赶紧滚吧小娃娃。”林叔冷笑着说,“你以为生你们出来是为了什么?在我改变主意不杀你们之前,立刻消失!”

     林铃还在犹豫,我却已经拉着她出了老村长家的堂屋,一出去,我就一路飞奔,一直向村口的方向跑去,可跑了没多远,林铃就摔倒在地上。我连忙回过头,她趴在地上,显得娇弱,狼狈,发出阵阵低低的抽泣来,我急忙把她扶起来,她那张俏丽的脸庞上,灰尘和泪水交织。

     我厉声说:“赶紧走!林铃妹妹,再不走,我们都没命了!”

     林铃却不说话。

     这一路上,都是她护着我,可现在,她精神显然已经崩溃了,我直接把她抱了起来,朝云飞扬的车跑去。

     上车之后,我也没多想,凭借着我在驾校学的那点儿三脚猫功夫,发动了汽车,很快我们就出了村子,可是一路上,我丝毫没有感觉自己身体好受一些,腹内一阵阵翻江倒海,浑身一阵热一阵冷,而且脑子比刚才更迷糊了。

     只是我清楚,这个时候,林铃自身难保,根本保护不了我,如果我再不强打精神,一定不可能活着离开。

     山道上,我车开的很慢,却忽然闻到一股焦臭气味,扭头之间,我看见村子的方向,居然已经浓烟滚滚,像是起了大火,顿时,一股强烈的悲怆在我体内腾冲,我强忍着泪水,只感觉肋下的疼痛越发明显。

     我不知道这一路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一阵阵晕眩之间,我们的车慢慢开下了山,来到了公路边,我终于受不了了,把车停在路边,长出了一口气,倒在椅背上,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呼唤我的名字,我猛然一惊,直起身来,差点碰到车顶,我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云飞扬的车内。我长出了一口气,只感觉,这个时候身体才渐渐好了一些,于是,回头去看林铃,然而,这个时候,后排座位上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人。

     我一阵惊慌,连忙冲出车外,不远处就是加油站,我也顾不得停在路边的汽车,跑到加油站,到处打听,却根本没有人见过林铃,我扭头望着蜿蜒的山路,心里一阵懊恼。

     难道林铃回去了?

     如果她真的回去,那肯定是凶多吉少。

     我回到车里,想要调转方向,回去找林铃,可这个时候,耳边却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不要回去,林铃不在山上。”

     我一怔,死死握紧方向盘,咬牙问:“是谁?!林沐姐姐,是你对吗!”

     “快离开这里。”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沐姐姐,你到底在哪里,如果在我身边,就立刻现身!”我咬牙说,“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快离开,林铃不在这里!”那声音又响起来,却只是重复刚才的话,根本就没有回答我。

     我叹了口气,苦笑着说:“离开,我还能去哪里?”

     可这话刚出口,我就想起来,我袖子里头,还塞着一个纸团子,我赶紧拿出纸团来,打开一看,纸团上是一行潦草的字:“我若有事,城郊和丰旅馆等我。”

     这肯定是云飞扬的字迹,他像是早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似的,连地点都给我选好了。这个时候,我没地方可去,而且肋下黑斑处的疼痛,像是已经向上蔓延,无奈,我只能选择相信云飞扬。

     我用身上所剩不多的钱,给车加了油,接着,利用导航,向和丰旅馆开去。

     和丰旅馆在离我家山区十几公里外的高速公路旁,是一家很旧的旅馆,无论外观,楼道,还是房间,都无比的破烂,连墙皮都有些斑驳剥落,床上发出一阵阵淡淡的霉味。

     这里入住登记连身份证都不用,甚至,前台那个女的,我根本没看清她的样貌,她侧身躺在沙发上,长发遮住了脸,却没遮住胸口的深沟。

     这女人看都没看我一眼,就懒懒的说:“住店自己取钥匙,三十块一晚,钱扔桌上。”

     这奇怪的旅馆让我瘆得慌,但是,想起最近发生的一切,绝望和焦虑,却远远超过了那种惊慌感。

     我随便进了一间靠外的房间里,放下东西,就在窗口望着,等着云飞扬到来。可是,我足足等了一整天,他始终没有出现。

     我更加绝望,心说,云飞扬或许也失算了,他可能已经死了。现在林铃也失踪了,林沐姐姐可能还受别人控制,我父母也已经惨死。我活下去,好像也没什么意思了。

     掀起衣服,我发现自己肋下的黑斑更加浓重,而且已经蔓延到了胸口,像是一块巨大的伤疤,触目惊心。

     我没勇气直接从楼上跳下去,干脆躺在床上,默默地等死,等待自己变得和省城那对夫妇一样,被怨气吞噬,最后腐烂发黑。

     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完全不知道睡了多久,却被一阵低低的喘息声惊醒,我猛然睁眼的片刻,房间里还是一片漆黑,我感觉自己浑身发冷,扭头之间,竟发现自己身边像是还躺着一个人,我本能的猛地坐起来,大声问:“谁!”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幽幽响起:“天望,别怕,是我……”

     “林沐姐姐!”我愣住了,只见那个黑暗的身影也坐了起来,双手勾着我的脖子,说:“天望,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但现在什么也别说,我来帮你……”说完,她的手,居然探进我的衣服里头。

     我立刻明白她要干什么,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哪里有心情发生这些事,我抗拒的挣扎了一阵,向后缩着身子,说:“沐姐姐,你这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让你什么也别问!”林沐又说,手已经揭开了我上衣的纽扣,手指轻轻划过我的胸膛,顿时,让我一阵汗毛倒立。

     然而,就在我不知所措的片刻,门口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与此同时,林沐也停下了动作。紧接着,门缓缓打开,一缕光线,映着一个人影,闪进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