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死人抬棺
    无奈之下,王小川只能跟着警察回了局里配合调查。

     就在他上警车的一刹那,回头微微撇了一眼猛然看到担架上早已死去的杨菲陡然睁开了双眼,正在怨毒的盯着自己!

     王小川脚底直冒凉气,心底发怵,汗毛炸立,看到一张布满血渍扭曲惨白如纸的脸庞。

     “这……什么情况!?”他心中一阵嘀咕,脊背发凉,不由自主身子颤抖,一丝恐惧蔓延心头。

     他明明看到杨菲已经死了,脑袋都摔裂可血液掺杂着脑浆,基本上心跳呼吸都停止了,怎么可能会睁眼!

     须知,一个人从二十八楼跳下很难活命,即使扔下一个物体也会摔的粉碎,更何况一个人呢?

     “那眼神是诅咒还是不甘心!?”警车上王小川低头不语,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太诡异了。

     同时他也惋惜,杨菲其实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家境也算中等可惜就是爱慕虚荣。

     “你是死者的同学,认识几年了?”年老的警察盯着他问道,目光如炬,不怒自威!

     “三年,我们在一起上的大学,可惜了……”王小川淡淡道,有些惋惜。

     你最后见到她是什么时间,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话?

     “这……一言难尽。”王小川面色犹豫不愿提及杨菲的往事,但为了配合警察查案只能将事情的经过一一叙述。

     中午到了警察局,做完笔录后他直接回了家,刚一开们便看到自己的好兄弟二胖坐在床上等他。

     “二胖,你咋进来的?”王小川惊讶道。

     小川你跑哪去了,我都找你一天了,要是明天你再不去上班估计就被大扁头炒鱿鱼了!

     看到王小川出现,二胖吃惊的从屋里冲了出来,激动的抱着他道。

     二胖是他的生死兄弟,真名叫张青松俗称胖爷,并且俩人关系极好,曾共患难度生死一起当过兵。

     如今俩人同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上班做业务员,每个月挣着三千块的工资,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张胖子所说的大扁头就是他们那个公司网点的经理,此人头大眼小身材极胖能有二百多斤的体重,而且脑袋长得扁扁的。

     “胖子,你信不信有鬼?”王小川拿起桌子上的一瓶矿泉水喝咕噜咕噜了一口,随即坐在了床上疑惑道。

     临走之前杨菲那个眼神到现在让他还心有余悸,总感觉像被某种东西盯上一样脊背发凉!

     “小川……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之说,不过是一些崇拜鬼神论的人瞎扯淡罢了!”

     张胖子诧异解释道,于是伸手摸了摸他额头,有些开玩笑的样子

     “可是胖子,你别忘了一个月前青铜棺椁那件事!”

     王小川凝重道,心跳声扑通扑通加快。

     “川哥,你别说了,那件事现在回想起来都有些害怕,你说死人怎会如活人一样抬着棺椁走路?”

     是啊!

     王小川皱眉点头,右手摸着下巴沉思回忆,半个月前那件事发生的太过诡异,至今让俩人都无法忘记那可怕的一幕!

     “小川……你……你说……我们……会……会不会……被那……那东西……西……顶上……盯上了!”

     一想起半个月前深夜看到毛骨悚然的那一幕胖子就感到恐惧,以至于现在说话都不利索,胆子越来越小了。

     当时俩人去湘西游玩,因为一直好奇传说中的赶尸术,大概是深夜十二点左右王小川俩人赶回镇子上时看到毛骨悚然的一幕!

     起初俩人考虑便宜就跟着旅游团去的湘西,到了那里王小川俩人没有选择住豪华大酒店,而是选择住在了一处偏远的山村。

     俩人中午出去游玩迷路到了晚上十二点才找到回去的路。

     须知,湘西山水秀丽,景色优美,山岳较多,与重庆、湖北、贵州交界,属于少数民族地区。

     那里不比城镇,晚上还会有灯火啥的,一到了晚上可以说是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

     王小川与胖子俩人找到回村的路后已经晚上快十二点了,就在快十二点时再一座小山赶路的俩人看到恐惧的一幕画面!

     当时俩人看到八个体型不高的人抬着一口巨大的棺材正在赶路,正好与俩人撞了个面对面。

     须知,一般的棺材都是两米长左右而且通常由四人抬着,最多也就六个人,迄今为止还没看到过八个人抬棺材的。

     试想大晚上十二点碰到八个抬着棺材的人深夜赶路谁遇见不害怕恐惧,当时为了赶快回村子也出于一点好奇心王小川仗着胆子上前问路。

     可无论当时王小川怎么问那八个抬着棺材的人就是不吭声,只是微微低着头而且还带着那种用草编制的帽子。

     后来王小川无意间触碰到一个抬棺人的身体,瞬间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弥漫全身!

     当时他就觉得不对劲,后来仔细撇了一眼那巨大的棺材却发现棺椁不是木质的而是铜的!

     谁死了会用铜棺装尸体?而且还是如此巨大的棺椁,需要八个人才能抬得动。

     当时俩人就吓得屁滚尿流,哭爹喊娘的逃走了,连回头都不敢一直跑到村口俩人才喘了口气心有余悸。

     总之这件事太过神秘诡异,而且我们俩现在这不也没事,也许当时就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王小川假装安慰胖子道,淡淡的笑了笑。

     “那……好吧。”胖子微微点头,不愿多想。

     接着俩人收拾了一番准备去吃些东西填饱肚子,都一天已经没吃东西了王小川饥肠辘辘。

     俩人找了一个大排档点了几瓶啤酒要了三十多根烤串,又点了几个凉菜这才开始拼酒。

     王小川酒量不是很大,最多三瓶多喝一瓶肯定醉,为此胖子还曾嘲笑过他一阵子。

     酒过三巡,两人考虑打算换个职业想找点事干,就在这时隔壁邻桌几个人的谈话吸引了俩人。

     “你们听说没,昨天晚上李老三家闹鬼了!”

     一个男子瞅了瞅四周小声说道。

     “闹鬼?真的假的!”另一男子吃惊问道,神色既好奇有害怕。

     这事还能有假,据说李老三的女儿半夜死在了屋里,而且是上吊死的!

     “上吊?会不会是李老三的女儿想不开自杀了,怎么会死呢?”

     其余三人又是摇头又吃惊的样子。

     “李老三的女儿昨天不是刚刚结婚。这喜庆的日子怎么突然就死了,而且还是上吊她也没有啥想不开的事吧?”

     当时警察去了勘察现场没有找到任何线索而且死者屋子里没有任何嫌疑人作案痕迹,连个脚印都没留下,不是闹鬼是什么?

     这边王小川与胖子俩人听的一清二楚顿时起了好奇心。那个李老三俩人也认识,就是他们公司平时卖麻辣烫的那个老头。

     “小川,不会是真的吧?”胖子嘴里边塞的满满的,说话都费劲。

     王小川摇摇头,面色苍白,微微抬头道,“是真是假,今晚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啊!现在就去?”胖子瞪着大眼,吃惊道。

     事情太突然,而且李老三对咱俩平时挺照顾的,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吧?

     “可是……我们去了能帮什么忙?”胖子吞吞吐吐道,样子有些害怕,明显不愿意去。

     自从再湘西遇到那件事胖子胆子变得越来越小,现在连走夜路都不敢,这大晚上去一个死人的家里心中肯定有抵触,而且还是个非正常死亡的人。

     吃完饭俩人算了账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去了李老三的家,其实王小川也不愿意去,可是在他心中似乎总有一个神秘的声音再驱使他做不愿做的事情,让他无法抗拒。